他們異類,他們成功:難道「異類」不是「創業家」的同義字嗎?

好書介紹: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於2016年1月出版的《他們異類,他們成功!:向海盜、駭客、幫派份子、非主流創業家學習5大創新必備特質》,作者是愛麗莎・克雷與凱拉・馬婭・菲利普斯。

雖然異類與創業家有某些共通特質—都是天生的冒險家,用他們的熱情與拼勁追求自由與自主—但他們不該被混為一談。異類反對主流文化、自我省思,而且容易受傷。他們挑戰界限與制度。當然,有時候創業家身上也有反骨的人格,而當這些身分結合在一起時,其結果可能是爆炸性的。

史蒂夫.賈伯斯(Steve Jobs)與理查.布蘭森(RichardBranson)是兩個擁有這種混合DNA 的生意人。自信、成就導向、努力贏得別人支持的賈伯斯是典型的創業家。他成功地創造全球最有成就的企業之一,把偶像產品帶給大眾。此外,賈伯斯雖然有時看起來無人能敵,但他並不害怕暴露自己的脆弱(他那有名的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演講就是一個重要例子,他在演講中提到被自己的公司開除讓他自覺是個失敗者)。

當電腦產業還是正經八百的大型組織當道時,賈伯斯打從一開始就在蘋果鼓勵的另類、反叛精神,這已被呈現在一份臭名昭彰、根本是在歌頌異類的廣告文案中:

獻給那些狂人。那些特立獨行、叛逆、惹事生非、格格不入, 還有看法與眾不同的人。他們討厭規矩, 不在乎現狀。你可以引述他們的話、反對他們、稱讚或詆毀他們。你唯一不該做的就是忽視他們。因為他們改變事物,推動人類向前邁進。儘管有些人把他們當作瘋子,我們卻看到天才。因為瘋狂到認為自己能改變世界的人,才能改變這個世界。

同樣地,理查.布蘭森也在他集創業家與異類於一身的獨特混和影響下,去追求機會並甘冒他人所恐懼之風險。或許是因為讀寫障礙的關係, 布蘭森書念得很辛苦, 但他16歲就首度創業,辦了一份叫《學生》(Student)的雜誌—這是一份由高中生經營, 並且以高中生為對象的全國性雜誌。他接著又在一座教堂的地窖創立維京(Virgin)唱片行。17 歲時,布蘭森已有足夠的錢開唱片發行公司,他創辦了維京唱片(Virgin Records)。接著, 他與當時許多音樂公司不願採用的浮士德(Faust)與文化俱樂部(Culture Club)等實驗樂團簽約。

自從維京品牌大獲成功以來,布蘭森就一直開闢其他市場,包括太空旅遊業,讓許多老友與競爭對手跌破眼鏡。在作者撰寫本書時,布蘭森強烈的反骨創業精神使他成為英國排名第八的富豪,堪稱異類經濟的榮譽成員。

許多我們訪談過的創作家與藝術家也在培養創業思維。美國電影製片人兼作家蘭斯.韋勒(Lance Weiler),跟布蘭森一樣有讀寫障礙,他小時受語言障礙之苦,老是在留級邊緣。他沒上大學,而是去當片場小弟,包辦電影佈景乃至製片廠的事務,睡在自己的車上。他在電影產業一路攀升,1996 年時獲得一段意想不到的空檔,拍了《終結廣播網》(The Last Broadcast )這部電影。韋勒和一個朋友花了900美元拍了這部我們在筆記型電腦上就可以觀看的片子,結果它的票房收入達到將近500 萬美元。

韋勒告訴我們:「當時,大家認為我們是在糟蹋電影製作過程,因為我們用的是數位產品。我們不被認為是電影製片人。」他暗示,某種天真、叛逆以及實驗主義,是這部電影獲得成功的關鍵。「我們是在對抗一個許可制的體制。」

韋勒相信,他是在協助詮釋一種新的電影製作型態。「我們就像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Coppola)在《黑暗之心:製片人的啟示錄》(Hearts of Darkness )裡提到的那個來自俄亥俄州的小胖妞,」韋勒說。「你知道,就是那種某個小鎮兒童可能成為下一個莫札特或者用爸爸的攝影機拍出一部美妙影片的看法。那正是我們所做的事。」

韋勒的成功,部分是因為他有能力操縱這個制度。他寫信給幾家主要製作公司,告訴它們,他要製作第一部數位電影。在沒收到任何回音的情況下,他借用了騙子的手法寫了同樣的信,但故意寫錯收件人地址,讓信寄到非收件人所在的公司。例如,索尼(Sony)收到要寄給巴可(Barco)的信。結果在三天內,他就接到了來自這些公司的無數電話,都說要在未來幾年免費提供他放映機。韋勒於是把數位放映帶去坎城與日舞。

當要在數家戲院放映電影的時刻來臨時,韋勒想到用衛星技術放送電影。但是他對衛星一竅不通。他在電話中與一家衛星服務供應商洽談時,對方不斷問他還找了哪些他們的競爭對手。韋勒並沒有找其他公司,但每次被問到這問題,他就避答。最後,他告訴對方,要是再問一次這問題,他就結束談話。他們的對話持續,但五分鐘後,對方又問起,於是韋勒掛斷電話。他的製作人氣急敗壞地打電話進來。「她以為我瘋了,」韋勒告訴我們。那家公司最後給了韋勒價值250 萬美元的研發技術,遠超過韋勒的預期。「我沒什麼可損失的。靠的就是這股叛勁。」

「身為藝術家,你必須從企業家的角度思考如何延續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你不能依靠純粹的創作技巧或『天份』。那種時代即使曾經真的存在,也已經消逝,」韋勒對我們說。

賈伯斯、布蘭森和韋勒或許是異數。許多我們訪談過的異類認為,就連傳統的創業之路都過於墨守成規。從駭客集團到自己動手做實踐者網絡乃至慶典文化界,無數與我們交談過的異類社群,是以不拘禮節與自我治理這種更加激進的

精神作為動力。

 

★ 延伸閱讀:一堂創業者必須上的領導課

★ 本文特色圖片來源:pixabay

★ 責任編輯:Vista Cheng

 

歡迎加入TeSA的LINE@帳號,共同關注電商、創業領域的最新資訊!

歡迎關注TeSA的LINE@帳號

好友人數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