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側寫:從傅盛的失敗到成功看中國移動互聯網大航海時代

作者介紹:本文作者是楊方儒,KNOWING新聞APP創辦人暨總編輯。
感謝楊方儒授權 TeSA 轉貼分享,特此鳴謝。

讓我們將時針與分針,回溯至2013那一年的中國。回想不少關鍵的發展里程碑,包括神州十號發射登空、微信用戶數達到6億,以及習近平在當年的3月14日就任中國國家主席。

同樣在這一年,「屌絲」傅盛開始決定全力投入國際市場。

「屌絲」的意思,就是台灣年輕人口中的「魯蛇」。獵豹移動創辦人傅盛,曾經被同行不屑的稱做小米創辦人雷軍的馬前卒、奇虎360董事長周鴻褘的棄子、騰訊董事長馬化騰的鐵褲衩,這麼多不堪的形容詞,總結了傅盛在35歲前的職涯地位。

也就是說,1978年出生的傅盛,從3721可牛影像、從經緯中國到奇虎360,待過了這麼多知名公司,始終沒有打造出屬於自己的小王國。如同《Return to the Little Kingdom》一書中形容的蘋果創辦人賈伯斯,兩人同樣心思縝密,身居高位卻又糾結於自己的前途。

傅盛的第一次創業,是從2010年11月開始,金山安全與可牛影像合併為金山網絡,由傅盛擔任執行長,但不論是可牛影像、可牛殺毒,乃至於與奇虎360的訴訟紛擾,這第一次創業說不上順遂。

2013年開始第二次創業,面向全球推出英文版的Clean Master,2014年金山網絡美國紐交所上市前改名為獵豹移動。獵豹順利邁向國際化,不僅改變了土鱉傅盛的一生,也讓他甩開了中國互聯網江湖紛擾,迎向更大的全球互聯網世界。


從2011年開始算起,獵豹營收五年內成長了26倍!如今獵豹海外收入佔總收入的53% ,74%的月活躍用戶來自歐美為主的市場,這是中國第一家在全世界獲取海量用戶,以及創造大規模獲利的中國移動互聯網企業。

2014年5月,獵豹在美國上市時,所有投資人都在問,「你在海外怎麼賺錢?」因為過去從來沒有中國公司做到。
傅盛是掌舵者。航向海外,現在是獵豹的第三次創業。

二、
直到現在,雖然經過三年的全球化洗禮,傅盛這位在江西景德出生的大男孩,還是有著濃濃的樸實臉孔。

「白如玉、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景德鎮自古即是中國瓷都。時光如果追溯到西元1004年、景德鎮在宋真宗建窯之後,一千年前任何一件瓷器的創意與創新,就跟如今移動互聯網顛覆了人類生活一樣震撼。

更大格局來看,中國如今在移動互聯網的大步邁進,以及接連將目光投向海外市場,如同景德鎮瓷器,經歷宋元明清的發達年代,深刻影響了全世界。最知名的例子是,清水燒的技術,就是從景德鎮流傳到日本京都的。

如今我們都知道,景德鎮的燒瓷成就,不僅擁有高藝術價值,千年來發展的餐飲器皿文化,更與人類生活息息相關。

中國人可不可能透過智慧型手機,來重新影響全世界人民的每一分每一秒?

畢竟中國人發明了瓷器,瓷器的英文名字就是「china」,可是全世界各大百貨公司賣的瓷器,幾乎都產自歐洲與日本。2007年,蘋果定義了智慧型手機市場,在三千個日子後,中國人有沒有可能為世界重新定義智慧型手機?


硬體的影響力,過去三年已經成功創造改變。2015年,包括小米、華為、中興、聯想(含摩托羅拉)、酷派、TCL,皆名列全球前十大品牌。

至於軟體,Facebook、Facebook Messenger、Instagram、YouTube、Google Maps、Snapchat,依舊統治著全世界的手機用戶。雖然在中國,微信與騰訊眼中沒有敵人,百度與阿里巴巴也都是一方之霸,但擁有中國這最重要的一塊拼圖,不代表能拼出整個國際化圖景。

拼出全球完整大圖,中國有機會嗎?

獵豹如其名,一鼓作氣突圍,衝了出來。傅盛甩開屌絲形象,打造如今眾人仰望的創業導師地位,就是從國際化掙來的。

2015年11月10日、獵豹成立五週年時,傅盛對同事說,「我到現在還沒辦法用英文,不背稿上台演講,但相信總有一天行的。」

傅盛沒有出國唸過書,是山東工商學院畢業,一直想要跨越英語這一關。回憶2013年初,他連過美國海關都會害怕,因為經常聽不懂海關人員說的話,他深怕會被送到小黑屋裡頭去問話!始終非常緊張的狀態,在生活中連最基本的單字,都說得結結巴巴。


直到2016年1月14日,獵豹移動在舊金山市區,舉辦「CONNECT 2016」中美互聯網大會,傅盛以主人的身份,用英語上台致詞長達20分鐘。

雖然只有短短20分鐘,雖然有幕僚準備的講稿,但是要傅盛站上舞台,面對台下的上千名聽眾,甚至還有美國前任副總統高爾也在傾聽,面子裡子肯定都丟不起。

「我給自己打70分!」傅盛說,如果結論可以用英文流利講出來,肯定大家會更滿意的。因為他忍不住開口用中文,講到他對中美互聯網產業合作的期待,最終只用了兩句英文做總結,確實不達意。

就連「brainstorming」這樣基礎的單字,在傅盛口中,發音都還是有點吃力,可以想見他為了站上舞台,與英文老師花了多少時間相處。

就像雷軍到印度去,「Are You OK?」的雷式英文把大家都雷倒了!但雷軍肯定還是要承諾,英文是一定要跨過去的坎。

在傅盛與雷軍之前,英語這一關卡,也讓聯想董事長楊元慶非常煎熬。在併購IBM PC前,楊元慶的口語書寫能力都不好,但從2004年開始國際化洗禮,楊元慶現在已經可以上台流利的用全英語演講。雖然他還是有流汗的老毛病,幕僚幫他準備在桌上的毛巾,總是擦了又擦。
走了12年,楊元慶與聯想走過國際化荊棘路,如今成了全世界的PC之王,但獵豹只用了3年,就完成全球化佈局。這四倍的歲月差異,不僅凸顯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速度與節奏,更讓中國移動互聯網企業們,進入了嶄新的大航海時代。


大航海時代?因為歷經過去五年的血腥廝殺,如今領頭的中國移動互聯網企業,在產品與商業模式上,已經能夠以高打低,出口到全世界了。

未來五年,將是中國移動互聯網公司們,向成熟與新興市場「輸出」的最佳時機。一個又一個APP,還有精美的HTML5頁面,將顛覆過去全世界對「Made in China」的負面印象。

以聯想身處的硬體時代來說,「Wintel」也就是微軟加上英特爾,就牢牢控制了整個PC行業八成以上的主導力!也就是說這兩大巨頭不創新,就算是HP、DELL、acer、華碩、聯想等大品牌,根本沒有話語權。

「Wintel」已成昨日黃花,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蘋果與Google成為新龍頭,但他們在平台開放性上,「解放」了全世界的軟體開發者們。開發者只要有一個好點子,做出一個好APP,一推出就能夠面對全世界的手機用戶,這在PC時代是難以想像的。獵豹如今是全球第三大App開發商,僅次於Facebook與Google,擁有高達19.42億下載規模,以及約6億每月活躍用戶。

新大陸就在眼前,大航海時代的中國玩家們,看到傅盛搶先插旗,都已經準備挑戰全球市場了,特別是直接挑戰美國、日本市場,這是過去難以想像的產業翻轉。舉新聞內容APP為例子,一點資訊已經在美國推出「Particle」,主打個性化與興趣化新聞推薦,也已獲得App Store精品推薦,比起美國當地的新聞APP,甚至是蘋果iOS自帶的Apple News來說,產品力與用戶體驗都有得一比。

以PC來說,在「Wintel」宰制下,罩著惠普、戴爾地頭蛇,在美國市場根本是躺著做。但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不僅獵豹的Clean Master在工具類APP穩坐第一,去年就連台灣的「17」直播視頻APP,都曾躍居美國App Store下載排行冠軍。

類似的驚奇故事,在美國,未來會有更多。

三、
這是傅盛與獵豹的「第三次創業」。

第一次,是走出金山。

第二次,是走出中國。

五年前走在舊金山街頭,傅盛沒有辦法想像,五年後可以在舊金山舉辦「CONNECT 2016」如此盛大的活動,連高爾都來捧場。

畢竟當初創業時,傅盛想說能夠活下去就不錯了。在他口中,這是一個「中國夢」最好的詮釋。


當然,以一個中國公司來說,在美國從頭開始開始經營品牌與企業形象,還是非常辛苦的。

以「CONNECT 2016」為例子,獵豹沒有找美國當地的公關與活動公司,全部都是自己人來做。這在獵豹美國市場負責人、台灣雪豹董事長吳德威口中,是一種「硬地掘土」的方式。

2015年第三季開始籌備「CONNECT 2016」時,根本沒有講者願意前來,甚至很多美國人還誤以為是IBM在奧蘭多的論壇,怎麼改在舊金山舉辦了?直到邀來美國前副總統高爾擔任主講人,後來Google、Yahoo、Yandex、Twitter、Facebook等矽谷眾多嘉賓應允出席,總計有1800人報名參加,就連台灣的前行政院長江宜樺、中信銀信用金融執行長劉奕成都特地到場聆聽。

在傅盛口中,移動互聯網的新時代中,中美兩大國之間的關係正在改變。以前的PC時代,是C2C的格局,也就是「Copy to China」,中國還拿不掉山寨的大帽子。如今則是很多金髮碧眼老外到北京「學習」,成了「to China Copy」!

「CONNECT 2016」主題演講時,傅盛還當起了說書人。

他對全場上千位來賓說:600年前,鄭和帶著三萬人,從亞洲到非洲航海。這是中國與明朝的國力象徵,最後帶回了幾隻草泥馬。

如果鄭和轉個方向,往太平洋與美國航行,還會有後來的哥倫布嗎?

哥倫布從歐洲航向新大陸,讓歐洲富足了五百年。兩個人的目標不一樣,哥倫布「connect」了全世界,鄭和只是單方面的宣揚國威。

宣揚國威不是特例,2015年12月,在烏鎮舉行的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官方列出了幾個「在全球流行的中國互聯網產品」,其中提到微信在兩年前,海外用戶就已經超過一億。

你一定會問,這兩年呢?

兩年前,騰訊創辦人馬化騰暢言,微信是騰訊國際化的最佳武器。為了走向歐美與新興市場,還特地找了足球明星梅西當廣告代言人,希望跟梅西一樣有好腳力,暢行世界無阻。在台灣,騰訊也請來羅志祥與楊丞琳拍攝廣告,希望在寶島接上地氣。


可惜的是,微信接地氣並不成功。在台灣的市場佔有率,遠遠落後給Line、Facebook Messenger,甚至是老產品Whats APP,更不用說,約砲神器、隱私不保等負面標籤,一直跟隨著微信,甚至連台灣民意代表都跳出來抨擊。

與騰訊深圳總部一河之隔的香港,Whats APP也仍是港人最愛。微信連人親土親的香港都沒有吃下,何況是要征服全世界?

從產品力來分析,微信肯定超越競爭對手們,包括遊戲、內容、支付、電商……等中國成功經驗,早就證明中國在移動互聯網市場的先進。但是為什麼,微信這「以高打低」的優秀產品,不能在海外市場成功創造用戶規模?
「關鍵在於,他們有沒有全力以赴!」這是傅盛的原話。

畢竟中國移動互聯網市場太肥沃了,對於BAT(百度、騰訊、阿里巴巴)來說,一方面不能放手,一方面也是舒適圈了。如果企業領導人,沒有由上而下的推動,在企業內部也很難真正在國際市場上有所斬獲。

「中國企業最大的挑戰,還是來自於經營者本身!」傅盛曾經對滴滴打車執行長程維,語重心長的說到走向海外的重要性,「UBER可以來打滴滴的陣地,你為什麼不能來打UBER美國的陣地?」

雖然中國移動互聯網產品與商業模式,都是以高打低,但實際投放到不同的區域市場上,實際的收穫卻是有限,關鍵就是接不接地氣了!如今傅盛每個月會有一週時間待在美國,將來也會以「雙總部」的方式,推動獵豹海外業務發展。

獵豹在台灣的合作夥伴雪豹科技,是最佳的在地紮實發展例子。


兩年前,吳德威為了搶最好的工程師人才,鎖定101的83樓。這如今也是101對外出租的最高辦公樓層,沒有之一。

「以你現在的員工規模,我帶你去看第20層!」時任101大樓事業處總經理的楊文琪,語氣中帶著懷疑與狐疑。

「一年之內,我會把整個83樓租下來!」吳德威豪氣的回覆楊文琪說,20樓是不能接受的選擇。

獵豹幾乎等同於超越Google成為進駐101大樓最高的網路公司,這確實是一個象徵。創新工場創辦人李開復,2008年在Google中國區總裁任內,建立了Google台灣研發中心,座落在101的73樓,暱稱是「Google全球最高研發中心」。

李開復當時從台灣的中央研究院,請來了台灣搜尋技術權威簡立峰,擔任Google台灣研發中心負責人。Google的73樓,當年也是101開放出租的最高樓層。獵豹時隔六年,透過合作夥伴雪豹科技進駐101,對於入駐「全台灣最高的辦公室」,有著同樣憧憬。

2015年12月,雪豹在台灣員工總數達到200人,果真應驗了吳德威的預言,也達到對101的承諾。現在雪豹同事們都開玩笑說,觀光客與其花500元新台幣門票去89樓的瞭望台,獵豹還提供免費的咖啡,肯定也可以賣票!

擁有地理上的優勢,創造心理上的優越。無論是台灣老牌防毒軟體企業趨勢科技釋出的人力,或者是帶槍投靠的各集團企業人才,都成為獵豹全球最佳的人才儲備庫。


在傅盛口中,如今獵豹在矽谷挖角工程師時,十個人選裡面,有七個人都聽說過獵豹。

跟聯想國際化的路途相比,「人先於事」,往往是要描繪一個很美好的遠景來建立團隊,團隊準備好了才開始推動業務。不過,以獵豹的例子來說,都是「事先於人」,分公司都還沒成立,當地市場就有很大的用戶量了。

有了用戶與業務,招募人的時候,都有明確的負責與業務範圍。在策略推動上,肯定更具體,也不容易走上岔路。獵豹今年在美國的員工人數,將會增加一倍,主要專注在大數據領域與廣告業務上。

同樣在人事上,「齒輪法則」是傅盛的心法。關鍵在於,如果都是本地團隊,對於總部的策略認知不足、發展願景不夠,肯定不容易成功,所以未來在美國的雙總部中,可以想見的是,會有大量的中國同事跨海而來。

獵豹總裁徐鳴,也在矽谷好學區買了房子,小孩都來唸書了。這看得出獵豹長期抗戰的目標。

在傅盛口中,聯想初始國際化時,確實是很辛苦的,不只是物質上辛苦,心理上也會有很多歧視,「現在中國人站起來了,就算對方看不起你,也不敢直接掛在嘴上!」

一直以來,中國企業在台灣接地氣的很少,成功的更少。受限於政府投資法規審查嚴苛,社會氛圍對於大陸產品不友善,這都使得中國企業將港台作為國際化的「試水區」,看似容易,實際上卻不簡單。

移動互聯網,改變了這一切。每個人都有手機,都用APP,只要真正好用且形成規模與「現象」,用戶對於APP開發商從何而來,介意程度確實不高。

Viber出身賽普勒斯?Angry Bird誕生在芬蘭?Opera來自挪威?相信這些全球上億用戶規模的APP中,他們的用戶,肯定極大比率都不知道問題的答案。

Clean Master的成功,在大陸已經有太多的分析文章。「專注、極致、口碑、快!」這些雷軍用來形容移動互聯網的王道思維,也都可以用來形總結Clean Master的國際化經驗。

最近很夯的手機遊戲「Piano Tiles 2」是獵豹北京研發團隊做的,但他們不僅沒有到過美國,很多人甚至沒有辦過護照,Piano Tiles 2卻在2015年底的聖誕假期、在全世界超過一百個國家,成為App Store與Google Play下載排行榜冠軍。

「國家之間的疆界,已經消弭了。」傅盛笑著說。

四、
在傅盛口中,獵豹還是一個小公司。

從市值上來看,獵豹如今只有21億美元市值。這數字不僅只有BAT的零頭,比起中國很多新創企業水漲船高、上百億美元的估值,也確實不算高。

尤其獵豹近兩年營收成長了一倍,而同時間股價卻沒有太多成長,確實是委屈了。

中國記者都愛詢問傅盛,會不會從美國下市回歸上海A股,傅盛微笑著搖了搖頭。畢竟中國社群交友軟體陌陌在美國上市後,一年內就決定下市,這對中國企業在美國投資人心中的印象,肯定不會好。

確實,國際化的遊戲規則,乃至於跨國企業的管理心法,還是傅盛與中國企業必須學習的。


五年多前,傅盛第一次到美國時,他在舊金山灣區的海邊,看到很多工程師在海邊跑步,他心裡自問,「為什麼最好的發明、很多的創新,都來自美國公司?他們的員工還可以這麼早下班?」

後來他不停思考,在矽谷也見了很多人,發現兩個結論:一個是「think big」、一個是「think different」。

「今天在矽谷,有超過一百個研究火箭發射的創業團隊!」傅盛說在矽谷,他看不到一家做手機的創業公司,更多是火箭,研究基因與癌症的生技公司。

傅盛有一次跟LinkedIn創辦人Reid Hoffman吃早餐,他們倆都認為中國公司執行力很強,能夠做出外國公司不能想像的事情,「在一個產業相對成熟的時候,中美之間公司的較量,中國公司會佔上風。」

如今的移動互聯網,也是一個相對成熟的產業了!傅盛認為中國公司也會領先,在相對成熟的領域,中國公司就開始展現優勢。這樣的執行力來自於中國市場強力的競爭,也來自於中國人口的紅利,有更多的工程師,能夠做更多更好的產品。

更多的例子是,汽車、電視、手機,日本與韓國公司,也都領先美國公司了,這些年來都是同樣的道理。

至於美國公司是用更好的創新能力,去彌補執行力的不足,「當然我不知道美國人同不同意了。」傅盛大笑說。

在「CONNECT 2016」舉辦前夕,傅盛也特地拜訪華裔的舊金山市長李孟賢(Edwin M. Lee),不約而同也談到這個話題。

「我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work hard!」傅盛說。

「你在舊金山講work hard,反倒意思是你不夠work smart!」李孟賢笑著回應。

除了「work hard不比work smart」是傅盛要給中國人的建議之外,他更希望見到中國移動互聯網企業能「Dreaming Mobile更要 Dreaming Global!」


在傅盛口中,絕大多數全球的移動互聯網市場,都落後中國三到五年,「三到五年前,中國移動互聯網市場遍地都是機會,現在來看,各國移動互聯網都是機會!」

2016年,確實是中國互聯網企業最佳的窗口期。獵豹希望藉此成為中國企業走向全球的橋樑。

回顧獵豹這三年來的國際化路線,傅盛謙虛的說,「我不認為獵豹佔了最大的先機,中國企業的全球化才剛剛開始!」

 

★ 延伸閱讀:獵豹移動宣布成立全球智庫,強化網路產業合作

★ 本文特色圖片來源:獵豹移動提供

★ 責任編輯:老李

歡迎加入TeSA的LINE@帳號,共同關注電商、創業領域的最新資訊!

歡迎關注TeSA的LINE@帳號

好友人數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