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推薦:《笨蛋這麼多是有理由的》橘玲最新避稅推理作品《避稅天堂》內容搶先看

好書推薦:

本文摘自經濟新潮社於2016年3月出版的《避稅天堂》,作者是橘玲

橘玲是日本知名經濟小說家,2002年以小說《洗錢》出道,隨即獲得矚目,各大媒體譽為「徹底了解金融知識的作者所寫的驚天動地的『合法』逃稅小說」;同年出版的《撿黃金羽毛,變成有錢人》暢銷30萬冊,被譽為「新世紀的資本論」。2006年以小說《永遠的旅行者》入圍第19屆山本周五郎獎。
投資理財類書籍更廣受好評,例如《撿黃金羽毛,變成有錢人》《亞玖夢博士的經濟入門》《亞玖夢博士的心智科學入門》《在殘酷世界存活下來的唯一方法》《日本人》等書。中譯作品有《洗錢》(經濟新潮社)、《避稅天堂》(經濟新潮社)、《如何停止焦慮愛上投資》(經濟新潮社)、《救急!黑色經濟學》(繆思)、《笨蛋這麼多是有理由的》(新雨)。

發表社論總是觀點犀利的日本經濟小說家橘玲又發表了新作品《避稅天堂》,這次將場景拉到新加坡,用冷靜的筆鋒一步步在讀者眼前揭開真相。

註:避稅天堂(Tax Haven),又稱為租稅天堂、租稅庇護所。不徵收法人稅、所得稅和資產稅,或是實際稅率極低的國家和地區。

內容簡介:

深藏不露的金融專家古波藏,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幫逃稅者將5億日圓走私到南韓,然後匯到避稅天堂國家。
然而,古波藏的好友——美麗動人的紫帆、高中同窗牧島,相繼捲入新加坡的離奇死亡事件。日籍的基金經理人墜樓身亡,銀行員失蹤!
……在新加坡這個低稅賦國家,私人銀行內部,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祕密……1000億圓的黑錢,竟然消失無蹤?
究竟,是誰在幕後操縱這一切?
為了錢而不擇手段——美麗的避稅天堂,難道是天大的詛咒?

洗錢、ODA資金、核能出口計畫、炒作集團、暗地布局的政客與黑幫……
這社會上,總是有見不得光的錢,跨越國境,在世界各地旅行。

內容試閱

Part 1.

為堀山居中牽線的柳,是在日韓國人、牽線人崔民秀的屬下,黑社會的情報販子。雖然堀山做作的演技令人皺眉,不過他的困擾,與事前從柳那裡聽到的沒有兩樣。至少,在重要的關鍵上,他並沒有說謊。

自從一些金融機構被隸屬於山口組的高利貸業者用來洗錢,而受到金融廳的處分後,各家銀行現在不再接受來源不明的海外匯款。即使拿著高額現金到銀行,想要匯款到國外也會遭到拒收,或是以可疑交易之名,通報警察廳刑事局的JAFIC(組織犯罪對策部防止犯罪收益移轉管理官)。

但是,若是置之不理,住家搜索只是時間問題,所有手邊的現金都會被扣押。對堀山而言,僅剩的一條路就是不惜任何代價,立刻把錢移放到稅務署查不到的地方。

古波藏算了一算,堀山似乎已經走投無路。

「如果你想把五億日圓匿名匯到海外去,就只能無條件相信我。」古波藏微微歪了一下唇,點燃了菸。「你把那五億拿到我這裡,保證一個月內送到任何你想要的地方去。」

「一個月嗎……」堀山說到最後變得含糊。

「就算以不動產申請融資,假裝股票交易轉移資金,都需要各種準備。」這次他臉上露出明顯的笑意。

「哦。」堀山不置可否地回答。

「對了,那筆錢萬一在半途中不見了怎麼辦?」古波藏帶著調侃口氣問。

「這話從何說起?」

「現在你手上的一大筆錢,就算被人騙了,也不敢去報警。」古波藏再三問道:「這種時候,有人會為了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冒險嗎?」

堀山面如死灰地搖搖頭。

「你現在有兩個選項。」古波藏吐了一口煙。「一個是在知道所有危險的狀況下,還是相信我,把錢交給我處理。另一個選項是你自己送。」

「你是叫我……自己送?」堀山反芻似地低喃。「有可能成功嗎?」

「不能保證一定成功,我只是教你機率最大的方法。」白煙之後,古波藏又把嘴一歪。「當然這是犯法的。萬一失敗,只好去坐牢。」

「這你不用擔心。」堀山毫不遲疑地說,「如果完蛋,我就只有去死。」

古波藏盯著堀山滿是油汗的臉。「既然如此,就讓我看看你的決心。」

Part 2.

清晨兩點多,船在日韓邊境附近停下,黑暗中,有一艘船打著探照燈向他們駛近,船身大了一倍,掛著韓國旗。

釣魚船也用探照燈打信號,韓國船徐徐地橫靠過來。

古波藏丟下躺在地板上喘著粗氣的堀山,一個人走出船艙。

韓國船上的船員正在準備放下繩橋。漁夫從操舵室下來,接過繩橋後俐落地固定在甲板上。兩名體格槐梧的年輕船員從韓國船過來。

「我讓他們搬行李箱,你先上船去。」古波藏對著臉色蒼白從船艙步出的堀山喊道。

堀山猶豫了一秒,「那可不行。」他說,「我要跟你同進同出。」

古波藏聳聳肩,快速穿上救生衣,從外套口袋拿出一個信封給漁夫。漁夫一聲不吭地接下,隨手插在屁股的口袋裡。韓國船員抱著行李箱走上甲板,古波藏跨在繩橋,保持平衡地一口氣越過。跟在後面的堀山,兩手攀住扶手,爬著過去。

連滾帶爬地上到韓國船甲板後,堀山氣喘吁吁地站到古波藏身後,原先的船只剩下兩個韓國船員和行李箱。

古波藏感覺有個硬物抵住自己的側腹。

「如果那艘船就此開走的話,我的錢就飛了。」堀山說。「真要這樣,我就殺了你,自己跳進冰冷的海裡。」

古波藏不理會堀山的話,用力揮著手。韓國船員抓住行李箱的把手和滾輪,跑著渡過繩橋。

兩人把行李箱放在堀山腳邊,熟練地把繩橋收好,往操舵室揮揮手。引擎啟動,釣魚船緩緩開離。

古波藏命令船員把行李箱搬進船艙,船艙約二十坪左右,除了桌子沙發,還備有冰箱,暖氣功率超強,幾乎快冒汗。

「跟剛才那艘船相比,簡直是天堂。」堀山脫掉羽絨大衣,一屁股坐進沙發裡。

古波藏站到堀山面前。

「如果你還帶著那個危險玩意兒,後面的行程恕不奉陪。違法偷渡之外若被查獲那種勞什子,後果不堪設想。」引擎聲越來越響,所以他靠在堀山的耳邊說,「而且,我高興什麼時候把你推下海,你也沒辦法。」

堀山老實地從背心內袋裡拿出鐵灰色的小手槍。反手拿著槍身交給古波藏。

「隨你處置吧,反正裡面也沒放子彈。」

古波藏接過手槍,直接出了船艙,把它丟進海裡。然後用兩手遮著風,點了根菸,靠在欄杆眺望星光燦爛的夜海。

「不好意思,懷疑你。」堀山走出來站在旁邊。

「無所謂。」吐了一口菸後,古波藏說,「因為我也不信任你。」

 

Part 3.

日本到韓國的現金走私路線,是牽線人崔民秀十年前建立的。

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時,韓圜暴跌,韓國經濟承受重大打擊,為了換取IMF(國際貨幣基金)的融資,許多無力償債的金融機構,被外資併購。許多在日本的韓國、北韓企業家,趁此機會進軍韓國金融業,但這種銀行的大客戶大多是在日的韓國同胞,他們為了投資和逃稅,而將日本國內的現金帶進韓國。剛開始是把現金裝在行李箱裡,用渡輪載送,後來洗錢防制法趨於嚴格,不能再用這種笨拙的手法,於是改用漁船走私。

搬運工很容易找,只要從高利貸客人的名單裡,挑個可茲利用的傢伙就行。對馬的漁夫就是因為玩柏青哥和賭賽艇向高利貸借了三百萬,這借款不但可以抵銷,還能接到收入豐厚的工作,所以,他們自然樂得接受。

萬一警方或國稅單位懷疑,漁夫也只知道租用車的車牌號碼。租用車是跟福岡黑道的手下借用的,他們把車停在渡輪碼頭的停車場,鑰匙用膠帶貼在保險桿下方。就算掌握了車牌號碼,也無法得知開車人和用途。

連結日本政經界與黑社會、人稱「最後的牽線人」崔民秀,在泡沫巔峰的時期,從大型壽險公司提出高額資金,開展了日韓渡輪初航,不過,九○年代中期,他因詐欺罪被逮捕、收監,釋放之後,他淡出台前,隱身幕後,使喚柳之類的情報販子,經手黑社會的生意。洗錢也是其中之一,在海上收送貨物,雖然與毒品一樣都是走私,但崔堅持他只運現金,其餘一切免談。

不論今昔,現金都是匿名性最高的結帳手法。政府對洗錢監控越嚴密,價值便越高,像堀山這樣,不計成本要把手頭的現金送到國外的肥羊越來越多。柳接觸古波藏是在四年多前,從此之後,古波藏一直使用這個路線。稅務當局會監控利用私人飛機或快艇大規模的搬運現金,所以這種方法相對安全。

★ 延伸閱讀:學習系統性思考,建立見樹又見林的大視野

★ 本文特色圖片來源:出版社提供

★ 責任編輯:老李

歡迎加入TeSA的LINE@帳號,共同關注電商、創業領域的最新資訊!

歡迎關注TeSA的LINE@帳號

好友人數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