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A選書】當時間越來越不夠用的時候

本文作者:本文由采實文化提供,內文出自《優秀的人,都敢對自己下狠手:不設限世代,兢業青年的翻身準則》,感謝授權TeSA刊登。

吳曉波說:「我的時間是很貴的,要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如今自己做著香港投資理財和海外教育兩個專案,面對的是整個中華區巨大的市場和競爭。每天的行程愈發充實,愈發感到時間的匱乏。把時間當作一個專案,砍掉成本,提高使用效率。時間的精細化管理,已經成為自己最在意的問題。
時間,是這個時代最大的匱乏。
網路時代有個達成共識的理論:「三個月就是一年」。發現一片新興的空白市場,迅速開始佈局,拉天使、給補貼,A輪B輪C輪開始瘋狂燒錢,比誰錢燒得猛、燒得快,燒出一片全民狂歡的新用戶習慣。投資人說,當時「滴滴」和「快的」在燒錢搶市場,最癲狂的時候每天平均要燒掉一個億,心在流血,肝在顫。
看懂了商業模式,接下來就是和時間的瘋狂賽跑,誰最快跑過終點,宣佈拿下行業用戶數量第一,或拿到六○%的用戶量時,遊戲便已結束,其他資本撤場,留下一地雞毛。

一場零和遊戲,燒著真金白銀,只為換來寶貴的時間差價。

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精彩,網路商業這般廝殺,目的都是為了爭取用戶寶貴的注意力,也就是關注的時間。
所以雖然事業還在做加法,人生卻開始做減法,拒絕的次數開始比答應的多;開始放棄那些無用的社交,只留下幾個愛好興趣和幾個懂你的人,有一兩個圈子可以分享,時間就會緩慢;開始懂得不用太花錢卻花時間的事,可能才是最貴的,比如陪伴父母和愛人,開始理解為什麼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終究沒有人可以真的成為電腦,同時處理好幾件事,我們的雙眼只夠盯一面螢幕,用「Command+Tab」鍵切換事件的介面而已。
吳曉波說:「我的時間是很貴的,要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他在上海演講兩個小時,現場能被幾千人聽到,網路上可以被幾十萬的讀者看到,這就是他時間的價格。
年紀大了,開始變得謹慎甚至保守,因為意識到最大的成本不是金錢、機會成本,而是時間成本─激進後,容易犯錯。割了時間的眼袋,也回不到當初的模樣。
錢進說:「這是一個燒錢的時代,一旦走錯就沒法回頭。因此戰略的正確性太重要了,戰略上有失誤,戰術再怎麼勤奮都無法彌補。」
因為再怎麼勤奮都無法彌補的,除了戰術外,更是在錯誤的方向上投入的時間。有些趨勢的形成就這麼幾年工夫,在正確的時間沒有做正確的事情,等意識到開始掉轉船頭的時候,對不起,你之前航行的那片舒適藍海已成了紅海,四周全是和你一樣的船隻。這樣就為時已晚了,所以你承擔不起犯錯的成本。
梁東在他的文章裡,提到他師從台灣的漫畫家蔡志忠先生。蔡志忠先生認為:「時間是個微積分的過程,如果一個小時值十元的話,半小時可能不值五元,十五分鐘連一元都不值,反過來看,連貫的十個小時已經價值幾千萬了。」他的時間累計理論,其實是指數級增長的價值倍增效應。
我特別認同蔡先生對於時間的解構,網路時代一天二十四小時除去睡覺時間,其他幾乎都被社交工具和任務清單支解,猶如一塊被擊穿的玻璃,碎了一地。比方說我定期更新文章的公眾號平台,最近更新的壓力越來越大,因為寫文章需要一整段的時間,一氣呵成思維、火花以及內心的衝動,集中在那一段時間裡釋放。新寫的幾篇文章,都是從香港飛上海或者從大阪回香港的途中完成的。

電影《命中註定》裡,廖凡指著對面在修復藝術品建築的人,對身邊的湯唯說:「日復一日,每天幹著同樣的事,得多有勇氣呀。」修復建築的人或許也是在修復自己的內心,修煉自己安靜的力量。既然是修煉,需要拿出最寶貝的東西來做代價,除了時間別無其他。幾天、幾月、幾年,不斷地輪迴。有些東西,需要一輩子的時間去完成。
 ---
★ 分享本文給三個有需求朋友,他們會感謝你!
★ 責任編輯:杰雲
★ 購買連結:《優秀的人,都敢對自己下狠手:不設限世代,兢業青年的翻身準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