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你還能為自己勇敢冒險一次嗎?

本文作者為詹豐隆,現任博盛智權管理顧問有限公司總經理、智由博集總編輯。原文出自作者臉書,感謝授權TeSA刊登上稿。

昨日在面試新人時,一位年屆四十的女性在我面前諾諾的坐下,雖然還沒開始講話,但我可以感覺到她的不安,她應徵的是行政助理的工作。

我對於她的履歷特別有印象,大學歷史系畢,在公單位以約聘的身份任職了七年,主要是處理案件程序的管理,比較是純行政性質的工作,去年中因為相關案件量大幅減少,恰巧約聘期限也到,所以退下來後,一直到目前為止沒有再進一步找到理想的工作。

面試結束後,她開口問我為什麼會請她來面試?因為同質性的工作她投了多個,僅有我們公司通知她來面試。在我還沒回答前,她又接著說,她知道自己年紀已有,過去的那些年做的又都只是純行政的工作,所以想到事務所找一份工作顯然有點難。

原來,她自己有答案!

那麼她既然問出口了,想來也是希望自己的猜測能夠得到證實;我想了十秒鐘,好吧,壞人就我來做吧。

這是一個挺現實的情況,確實以即將屆滿四十的年紀,所投的履歷是「行政助理」,從用人方來看,這己經是一個很大的問號,再另一方面,「行政助理」的職務通常比較適合甫出社會的新鮮人、或剛入職場兩年左右的人擔任顯然是合適的,所以用人方在「積極度」、「可塑性」、「人事成本」的考量下,她的確是沒有競爭力的。

直白的做完上述的看法陳述,我探詢的問她,在過去的那些年,除了工作的內容,是否有嘗試去學習或增加業外的知識或專長?又或者是依循著原來的工作架構,嘗試再更往上一層?例如可曾考慮過去考專利師、律師等資格考試。

她說:同單位的同事有些人確實做了相對的準備,有部份的人後來也考取了專律師或律師,但因為她本身是文科出身,不具備考試身份的資格(例如沒有修過法律學分,無法參加司法考試),所以她也就沒有進一步;至於其他業外專長的進修,也受限於她是文科生的身份,所以有技術含量的進修,她也都因為覺得無法跨越,所以沒有進一步。

我看著眼前的人,她是誠懇但無助的,之於我,我們也可能就只會見這一次面,我一直在想,我還能回應些什麼?
然後她又再次提到「年紀」這個看似關卡的名詞。

我突然想到,我約莫也是這個年紀,又回到學校唸書,當初是為了彌補法律專業的不足、同時也希望能藉此拓展不一樣的人際圈,所以我分享了這段經歷給她。

其實就算是四十歲也不晚,如果你已經知道過去的那段無法再讓你的未來發光,那麼,在這個轉折點為何不為自己勇敢一次?

我重新直觀的為她做了一次雞婆的分析與建議。

一、 檢視過去,去蕪存菁
既然過去的那些已經無法為你的將來加分,那直接放下並不會讓妳損失什麼,但總有一些什麼是值得妳延續的,是否能仔細的檢視,還有什麼是可能做為競爭力的「基底」?就算只有「心態穩定」,也是個值得延續的點。

二、 走出框架,就選一個不一樣的起點
常常我們在思考下一步的時候,往往會落進「我該怎麼做才能更好」的迴圈,之所以是迴圈,是因為這個起點仍是以「原點」為思考主軸,也許,可以換個思考方式,「就是不做原來的事」,那表示除了「原來的事」,其他你都可以盡可能的去想像,甚至去執行。

幾年前,公司的營運狀況探底,當時的客戶來源以科技業為主(專利案),總體比例佔了整個公司營收的九成以上,我一方面擔憂於接案量不足,一方面又為著競爭激烈的市場現況而苦無對策,與規模大的公司比較,我缺少充沛的資源(人力、資本)、與規模小的公司比較,我又沒有價格的優勢,所以整個公司當時處於一種被夾殺的感覺。

當時我的思考處於極端的低落,就在決定要放棄的時候,另一個念頭讓我有了新的想像,對,我是要放棄,放棄這個我已經無能為力的現況,可是不是放棄經營,而是放手原本捉不住的「科技業客戶群」;那我接下來要攻哪個產業?「除了科技業,我什麼都要去攻。」

這個決定奠定了現在公司在市場上的差異性、也累積了相對的競爭力,當然,過程中其實花了很多的心力去學習、調整、改變。

冒險嗎?當然很冒險,可是我很慶幸我冒了這個險。

三、 同溫層的思維不是你唯一可以參考的
在我身邊有很多人,總能在一片哀鴻遍野的低氣壓中走出自己的一片天,說是眼光獨到也好、能力特強也好,但有幾個特質是相同的,包括:
1.多元性的思考:對於新知總抱著高度的好奇心,再忙碌也不忘了幫自己的腦袋加值。

2.嘗試或創新:可能是工作方法上的嘗試、可能是知識交流的嚐試,可能是合作模式的創新、也可能只是工作流程的創新,總之,看問題、挑問題、改善問題的思維一直在運作著。

3.在乎弱連結的人、事、物:這些弱連結對於「現在」不一定有助益、甚至不一定有關連,但天下沒有用不到的經驗,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當年的某一個人、事、物就成了你更上一層樓的關鍵,所以,別總習慣停留在同溫層。

四、 「冒險」,需要的其實只有「勇敢」
每個人自然有自己的負荷與壓力,這些可以是實質的,例如我沒錢就會餓死,但如果只是吃的不那麼好(例如從雞腿飯改成魯肉飯),那麼,就有本錢去「冒險」看看,所以,千萬別讓這些其實可以調整的「現實」成了你不改變的藉口。故總統經國先生說過:「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

我打了個假想的比方,依她的專注與穩定度,做行政工作是適合的,但或許可以跳出本業做其他的行業的「行政工作」,再者,如果想沿著主軸發展,那麼幫自己的腦袋跟專業加值是必要,但礙於她是文組(非理工專長),想走專利這條路只怕要耗上很多年,所以或許「商標」、「著作權」、「法律」反而是她可以思考的。

要我說,爭取回學校讀研究所在職班,花個兩三年的時間學習專業(例如法律),同時又能兼顧工作,三年的時間,工作經歷與學習同步進行著,三年後,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又或者再跳遠一點,就離開這個產業,挑一個有「專業門檻」的工作重新開始,不然,雞排博士怎麼來的?

你或許會說:你是經營者,講起來輕鬆簡單。
我要說的是:不然我們來換,你發薪水,我當員工,如何?

小結只有一句話:至少為自己勇敢的冒險一次,否則,你沒有資格埋怨。

-----

★ 責任編輯:黛比 

★ 延伸閱讀:【Gipi管理學】你的優秀,如何佐證?這位設計師這樣做

★ 推薦活動:新手轉職電商,電商快速入門工作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