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A選書】 動員之戰

本書摘由天下雜誌提供,內文取自《動員之戰》,作者傑洛米‧海曼斯、亨利‧提姆斯,2019/8/2出版。感謝授權TeSA刊登。

歡迎來到新力量世界

英國哲學家伯特蘭.羅素(Bertrand Russell)形容力量就是「產生意欲效果的能力」。

現在,我們手上握有這種能力。現在,我們有能力製作影片、交朋友、或賺錢;我們有能力散播希望或思想;有能力建立社群或擴大行動;有能力散播錯誤資訊或推廣暴動。而且, 我們可以比幾年前更大規模地做這些事,產生更大的潛在影響。

是的,這是因為科技改變了,但更深層的事實是我們正在改變。我們的行為與期望在改變,那些想出方法導引這種活力和欲望的人正在以新的、效力非凡的方式產生羅素所說的「意欲效果」。

想想那些穿著連帽運動衫、在有十億用戶的線上平台上左右我們的日常習慣、情緒,以及輿論的的科技業大亨;那些激發與集合熱情群眾,並且風光贏得選舉的政治新手;那些在這混亂的超連結世界中躍至領導地位,把其他人甩在後頭的一般人及組織。

本書探討如何在由兩股巨大力量的對抗與拉鋸定義的世界裡航行和成功,我們稱這兩股力量為舊力量(old power)與新力量(new power)。舊力量的運作就像貨幣,由少數人把持,一旦取得後便謹慎地保護著,權貴人士攢積了很多,以便必要時花用。舊力量是封閉的,難以接近,領導人導向,它下載,掠取。新力量的運作不同於舊力量,它就像水流,由許多人匯集而成。新力量是開放性質,參與性質,同儕導向,它上傳,散播。就像水或電力,新力量在浪湧時的力道最強勁。新力量的目的不是聚積力量,而是導引與傳輸力量。

欲知舊力量與新力量的運作方式與差別,請看以下三個很不一樣的故事。

#MeToo vs.哈維.韋恩斯特

每逢一年又一年的頒獎季,電影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在好萊塢如神一般地呼風喚雨。

事實上,在 1966 ~ 2016 間,他的確跟「神」扯上關係: 奧斯卡金像獎得獎者在感言中點名致謝對象時,他的姓名總計被提及 34 次。他參與製片的電影總計獲得超過 300 項提名,英國女王頒給他大英帝國勳章。

韋恩斯坦聚積他的力量,把它當成貨幣般用來維持其顯赫地位:他可以捧紅或毀掉一位明星,他有巨大的個人能力可以讓一部影片計畫通過或沉沒。他左右整個產業的命運,而這個產業給予的回報是包庇他長達數十年數不清的性騷擾和性侵。他靠著施惠和提供門路所發展出的互惠關係來掌控媒體,他甚至在 2017 年獲得洛杉磯媒體俱樂部頒發「說真話者」獎。

他有一大群律師,動用保密合約懲罰與他共事者,必要時花錢和指控者達成和解,他僱用私人保全公司(這些公司僱用很多曾經當過情報人員的員工)去挖掘對指控他的女性與記者的資訊。 被他傷害的女性大多保持沉默,因為害怕事業受到阻撓;原本可以站出來的男性則是保持緘默,不願動用他們的力量和這位大神級人物對抗。

哈維.韋恩斯坦以及支撐他的封閉、層級體制述說的是舊力量的故事,而韋恩斯坦的墜落,特別是後續發展,則是向我們展示新力量的運作及其重要性。

韋恩斯坦的性騷擾和性侵新聞爆發、不少受害人出面指控後,女星艾莉莎. 米蘭諾(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分享「#MeToo」標籤,鼓勵曾經受到性騷擾或性侵的女性站出來訴說她們的故事,這訊息引起女演員泰莉.康恩(Terri Conn)的注意。康恩二十幾歲剛出道不久時,曾在電視劇裡飾演一個角色,導演詹姆斯.托貝克(James  Toback)找上她,約她在中央公園談一個角色,她告訴 CNN 記者她依約前往後遭到托貝克性侵。

康恩埋藏這段記憶多年,但韋恩斯坦的醜聞爆發以及#MeToo 運動興起,使得這段記憶再度浮現,她告訴先生這件往事,並且開始採取行動。她首先搜尋推特上同時使用「#MeToo」和「#JamesToback」這兩個標籤的女性,發現她們的故事跟她像極了。她們共同成立一個私下的推特組群,相互支持並尋找其他受害人。這個組群向《洛杉磯時報》的一名記者講述她們的故事,在這篇報導發表後的幾天之內,超過 300 名女性站出來揭露她們與托貝克的故事。

康恩的行動是眾多這類行動中的一個,48 小時內有將近100 萬則推特文使用「#MeToo」標籤,僅僅一天就出現了 1,200 萬則臉書評論、貼文,以及回應。#MeToo 運動如潮流般湧向世界各地,不同社群針對自己的目標而調整它。在法國,它變成「#BalanceTonPorc」(揭發你的豬),倡導揭露性騷擾者的姓名。在義大利,女性在「#QuellaVoltaChe」(那時候)號召下憶述她們的故事。這場運動也湧向各產業,國會議員揭露她們也遭到同儕性騷擾,英國國防部長被迫辭職,歐洲議會也出現 #MeToo 潮,有企業領導人因為被揭發而被迫下台,從巴黎到溫哥華,這場運動走上了世界各地城市的街道。在印度,揭露知名教授性騷擾或性侵行為的運動引起辯論;《中國日報》的一篇文章似乎暗示性

騷擾和性侵是只會發生在西方國家,該報導在引發網路的批評聲浪後被撤掉。#MeToo 運動沒有領袖,也沒人知道接下來會如何。#MeToo 運動誕生於十年前,是草根運動人數塔拉娜. 柏克(Tarana Burke)發起的,她鼓勵遭到性騷擾或性侵的有色人種女性和其他有這種經驗的受害人傾訴自己的遭遇,並相互鼓勵扶持。⑯ 現在這場運動令人感覺是無主的,這正是力量的來源,從設計「me too」飾品的設計師,到響應 #MeToo 運動的政治人物, 全都尋求導引和利用其能量。

#MeToo 運動最驚人的一點是它賦予參與者的力量感:許多人多年來感到無力阻止長期騷擾或侵犯的行為人,或是害怕遭到報復,現在他們有勇氣站出來發聲了。每一個人的故事被更大的水流激起的浪潮強化,每一個人的勇敢行動其實是被許多的勇敢行動激發出來的。

病患vs.醫生

醫生看著他的電腦,一臉吃驚地說:「妳從哪裡學到這個字?這是我的術語。妳什麼時候上過醫學院?妳若上網去學妳不該學的東西,我就不能視你為病人了。」

醫生把這病人開除了。

冒犯這位醫生的字是「tonic-clonic」(強直陣攣),病患讓他知道,她認為自己的情況是續發型全般性強直陣攣發作(secondarily generalized tonic-clonic seizure)。過去,她和醫生一直把這些情況稱為「失神」(space-out)—令她很擔心的經常性癲癇發作。這名病患透過 PatientsLikeMe 網站得知自己的狀況,這個線上社群有超過 50 萬名罹患 2,700 多種疾病的人,每一個人在平台上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醫療資料和經驗,創造出數千萬筆資料點。它就像一個龐大的互助團體、學習社群,以及資料集,全部合而為一。這個平台上的病人以群眾募資的方式進行自身疾病的醫藥試驗,例如一個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簡稱 ALS,俗稱漸凍人)組群接受鋰治療試驗,以一般醫療機構通常需要花費的臨床試驗時間的一小部分來完成此試驗。

這個社群的另一成員蕾迪蒂雅.布朗妮-詹姆斯(Letitia Browne-James)在絕望之下偶然發現 PatientsLikeMe,她從小就飽受癲癇之苦,經常發作,疲弱不堪,而且情況變得越來越糟。她害怕在學校或教會裡表演或跳舞時發作,年紀更長時,也害怕約會時發作。當她遇見未來的丈夫喬納.詹姆斯後,她擔心結婚當天,「我真是拼了命祈禱,祈求上帝讓我好好渡過這一天,千萬別發作。」她說。

蕾迪蒂雅的神經科醫生持續開相同的藥給她,自從發現PatientsLikeMe  平台後,她開始和社群成員討論,了解為何某些藥物沒成效,並嘗試尋找可能的其他選擇。在追求任何可能的希望之下,有人告訴她,腦部手術也是癲癇患者的治療方法之一,她發現平台上的癲癇患者中有 83%接受這種治療而獲致好結果,但她的醫生從未和她討論過這種治療方法。

於是,這個病患開除她的醫生。最後一次看這醫生時,她請醫生提供一位癲癇學家的姓名,她從 PatientsLikeMe 平台上的病患組群得知這個名詞的。醫生翻了翻他桌上的文件,給了她一位癲癇學家的姓名,她很震駭,「他一直都有這種資訊,卻從未向我提起過」,她說。蕾迪蒂雅接受腦部手術,她迄今已超過五年未發作過。她在 PatientsLikeMe 平台上指導過許多人,幫助大家控管自己的健康。

這些故事裡的醫師活在一個以舊力量運作的世界裡,他們接受嚴格訓練,發展專長,他們處理攸關生死之事。但是他們已經習慣保留醫學知識,用帶有連字符號的專業詞彙和無法理解的處方來阻隔病患。現在病患找到新力量,他們用新力量來改善病況,集結眾多志同道合者,進行各種嘗試,相互交換期刊文章,追蹤彼此的進展。他們分享資料、點子、同情心,他們的世界已經開啟,任何醫生都無法再把精靈塞回瓶中。

女學生vs.國務院

阿克薩.馬哈穆德(Aqsa Mahmood)生長在蘇格蘭的一個溫和穆斯林家庭,她讀優秀的私立學校,喜愛《哈利波特》, 她被形容為連搭乘什麼路線的巴士去格拉斯哥市中心都不懂。可是,她漸漸地變成「臥室裡的激進份子」,落入黑暗的說服性內容和誘惑招募員線上生態系。然後,2013 年 11 月, 當時年僅 19 歲的她突然消失,四天後,她從敘利亞邊境打電話給在蘇格蘭的父母。

她的故事還沒完。被伊斯蘭國(ISIS)招募後,阿克薩擔任招募員,精通線上互動工具,引誘其他人追隨她的腳步。她建立一個女孩對女孩的緊密網路,鼓勵想前往敘利亞加入聖戰戰士行列的女性,提供實用建議:「若要我建議妳帶一樣東西前來,我會建議帶一瓶有機椰子油(或許可以順便多帶一瓶給我,哈哈),這是非常棒的東西,具有多用途,身體潤膚或當髮油等。」當倫敦貝斯納葛林區的三名普通可愛的青少女計畫前往敘利亞時,她們就是在推特上和阿克薩.馬哈穆德接洽的。

阿克薩使用親近的同儕對同儕方法贏得招募對象的心,反觀美國政府使用非常不同的方法勸阻他們。美國政府列印數千張伊斯蘭國新成員被餵入絞肉機的諷刺漫畫,用 F-16 戰鬥機空投到伊斯蘭國位於敘利亞的大本營(這種方法最早在 100 年前的一次大戰中被廣為使用)。為了對抗伊斯蘭國善用網路的技法,美國政府也嘗試數位方法,設立一個專橫味相當濃厚的推特帳戶(還加了國務院的標誌),告知想加入聖戰戰士行列者:「三思,回頭!(Think Again Turn Away!)。」 當你試圖把激進的人從懸崖邊拉回時,這恐怕不是最具說服力的信使。上述的對照讓我們再次看到舊力量與新力量的差別。美國政府倚賴舊力量戰術,以其高姿態向下投放思想,縱使在使用社交媒體時,它的預設手法仍然是命令,不是交心。阿克薩的做法就明顯不同了,她的權宜性轉移擴散網路是參與形式、同儕導向,它不是從上往下地行動,而是以女孩對女孩方式的側向(sideways)行動。這是最有成效、也最恐怖的新力量。

新力量的要素

#MeToo 運動,我們的病患,以及以名蘇格蘭女學生的共通點是:設法使用現今的工具來導引不斷增強的參與渴望。人們總是想參與這個世界,在整個人類史中,運動興起, 人們共同組織,社群建立通力合作的架構來創造文化,進行交易。由下而上或由上而下,層級架構或網路架構,何者較佳或較有成效,總是存在議論與辯證。

直到不久前,我們的日常參與和鼓動機會相當受限。拜現今無所不在的連結所賜,我們能夠以無地理分界、高度分散、空前速度與可及範圍來結合和組織,如同本書後文所述,這種超連結產生了改變我們的時代的新模式與心態,這就是新力量的「新」的含義。

在連結分享平台 Reddit 上,大家分享關於 1990 年代成長的熱門話題,當時的生活與現在大不相同。對生長於那個年代的人來說,這些貼文帶來溫暖懷舊,但對當時還未出生的人而言,這些述說的是陌生世界的故事:焦急地等待學校年鑑相片出刊,那是「你唯一一次看到你和朋友在學校的相片」,你只有一次機會能把相片弄得漂亮一點,但年鑑還未出刊,你也不知道結果如何。打電話到地方電台點播喜歡的歌曲,然後,手指懸在卡式錄音機的錄音鍵上,緊張地等待著歌曲播放時立刻按下。回家路上,興奮地順道進去百視達租影片。去圖書館找一本你需要的書,沮喪地發現被別人借走了,或是「應該在架上,但就是找不到」。辛苦乏味地做數學題目且禁止使用計算機,理由是「等你長大後,你不可能隨時都帶著一個計算機。」

現在,我們的口袋裡隨時都有不只一部計算機。在現今世界裡,我們全都有隨手可用的新的參與工具,這不僅改變了我們能做的事,也改變我們對參與和互動的期望。

這些新的參與工具,以及伴隨它們而來的更高的「自主感」(sense of agency),是這個時代一些最具影響力的模式的要素:大企業如 Airbnb、Uber、中國的微信、或臉書;「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等運動,GitHub 等開源軟體,ISIS 等恐怖份子網路,它們全都導引疏通新力量。

我們可以稱這些為「新力量模式」(new power models)。新力量模式由群眾的活動賦能,如果沒有群眾,這些模式就是空殼。反觀舊力量模式則是由特定人或組織擁有、知道或掌控的東西來賦能,沒有其他人或組織擁有這些,一旦舊力量模式失去這些東西,就會失去其優勢。舊力量模式只要求我們遵守(繳你該繳的稅,做你該做的家庭作業)或消費;新力量模式要求和容許得更多:我們分享與交流見解,創造新內容(例如在 YouTube 上)或資產(例如在手工藝品網站 Etsy 上),甚至形成一個社群(例如對抗川普擔任總統的線上蔓延行動)。

若要了解舊力量模式和新力量模式的根本差別,我們可以比較史上銷售量最高的兩種電腦遊戲的差別:《俄羅斯方塊》(Tetris)和《當個創世神》(Minecraft)。

你可能還記得在 1990 年代與 GameBoy 遊戲機狂熱一起風靡全球的《俄羅斯方塊》遊戲,這遊戲很簡單,方塊從螢幕上方落下,玩家設法旋轉它們,組成整齊填滿的矩形。方塊掉落的速度愈來愈快,最終快到令玩家招架不住。在舊力量的作風下,玩家只扮演有限角色,你永遠無法擊敗體制。

新力量模式的運作更像《當個創世神》,這是至今銷售量僅次於《俄羅斯方塊》的電腦遊戲。跟《俄羅斯方塊》一樣, 它也是一種方塊遊戲,但操作方式大不相同,它的模式不是玩家遵從由上而下設計的規則,而是一種由下而上建造的遊戲, 世界各地的玩家用方塊共同創造世界。在《當個創世神》的世界裡,你可以發現玩家建造的房屋、神殿、沃爾瑪;龍、洞窟、舟、農場、雲霄飛車;工程師建造的工作電腦;林火、地牢、電影院、雞、運動場。玩家自訂規則,創造自己的工事。這個遊戲沒有「手冊」,玩家從他人的例子(通常是透過其他玩家自製的影片)中學習。一些玩家甚至被賦予可以修改遊戲本身,他們被稱為「改造者」(modders)。若沒有玩家的行動,當個創世神》就是個荒漠。在現今世界,那些生長於《俄羅斯方塊》年代傳統者和那些具有《當個創世神》心態者之間的互不理解,是一股重要的變化動能。

本書介紹:

★ 比爾‧蓋茲、理查‧布蘭森、歐普拉 一致好評
★ 《金融時報》+麥肯錫年度最佳商業選書、「世界經濟論壇」年度選書
★ 《紐約時報》書評:本書是看見新世界的最佳窗口

相關文章